醫療儀器 – 高能量醫學美容儀器

醫療儀器 – 高能量醫學美容儀器

高能量醫學美容儀器, 如激光, 目前任何人都可以銷售、購買,擁有和使用。是否可以參考 X 光機,必須要領取牌照才可以購買和使用?醫學界和美容業界爭論不休,美容業界說許多美容師比醫生"打光"更多更純熟,但某整型外科醫生又很坦誠地表示他本人也有灼傷病人的時候,所以美容師更不應使用。說句公道話,在某人成為醫生,甚至皮膚科或整型外科專科醫生的那一天,這位仁兄也許從來未碰過使用過任何激光儀器,因為培訓過程中根本不包含這環節,這也是為甚麼美容業界不服的地方,憑甚麼是醫生就等於有使用激光儀器的牌照?說不通。普通市民也應該了解這點道理而不被廣告宣傳中"醫生主理"的字眼所誤導。

筆者認為要服眾,無論醫生或美容師通通要考牌,可以分為第一部份,包括皮膚的解剖及生理學,第二部份為高能量儀器的理論筆試,第三部份為儀器的實際應用考核。醫生的培訓合情合理可獲豁免第一部份,而照道理一個醫生要通過其餘兩部份也不難,但如果有治療師同樣有能力過這三關,就應該大方點承認他們的使用資格。

如果真的成立一個發牌制度,接著下來會衍生幾個問題.

第一個就是需要成立一個審核委員會,進行考核,令考試合格的人,可以有資格獲取牌照,不過這個審核委員會又是由誰人來組成呢?

醫生界別中,很多普通科醫生都擔心會由皮膚專科及整形外科專科醫生壟斷,而出現不公平的現象,其實現時進行醫學美容療程的,包括十分多的普通科醫生,而他們之中有許多都有十多年以上的經驗,我認為在儀器使用的層面上,專科醫生並沒有太大的優勢,皮膚科專科屬內科,正規培訓是治療皮膚病,不包含皮膚美容,如果有朝一日真的有這一個評審委員會成立,有經驗的普通科醫生都應該被邀請成為成員.

第二個問題,是有沒有一個監督的機構,去監督已經領取牌照的人,包括醫生及美容師,醫生已經有醫務委員會去監督他們的操守及專業水平,原則上不會太胡亂,但如果一個領了牌的美容師,被發現操作能力不佳,欠缺專業,或者甚至在操守方面,不當硬銷療程,有沒有一個機制去取消他們的牌照?這方面可否參考亦有差不多人數的地產從業員的牌照條例?

第三個問題,是是否讓一些已經獨立運作高能量醫學美容儀器的醫生或者個別治療師, 可以憑經驗及年資,豁免考試而取得牌照?這方面還有待斟酌. 許多年前進行專科醫生註冊制度的時候,也不是有許多醫生憑經驗及年資,豁免考試又得到專立法會CB(2)751/16-17(31)號文件科醫生的資格?

第四個問題是, 無論醫生或者治療師都應該強制購買醫療責任保險, 因為大部份醫生都已經購買相關的醫療責任保險,如果强制加入反對聲音應該不大。醫療責任保險公司會訂明風險級別,而醫生買了保險,亦會多考慮風險因素,不會進行保障範圍外,缺乏實質醫學証據的療程。

將來如果落實了高能量儀器和使用者都得領取牌照時,這些儀器亦應只售給有牌照的治療師,等同註冊藥物只可售給註冊醫生一樣。

假如最終政府不考慮發牌這個制度,決定執行只可以在醫生監管下使用這些高能量醫學美容儀器,一些美容院可能會走捷徑,例如聘請一些非常初級或者甚至已經接近退休年紀,但又完全沒有這方面經驗的醫生,去做一個監督的位置,而達致法例要求.

這個是人牌,亦可以從場所牌照著手. 我知道現在政府亦正考慮要醫療場所,包括診所或者日間治療中心領取牌照, 那麼可以定明這些用高能量醫學美容儀器進行的醫療行為, 必須在領料牌的醫療場所進行, 那如果美容院想繼續運作,就必須要首先轉型為一個診所, 這並不是一個容易過的關卡.

陳大民醫生
英國愛丁堡大學內外全科醫學士
英國皇家內科醫學院院士
英國倫敦大學皮膚科文憑

資料轉載: 香港立法會CB(2)751/16-17(31)號文件